Master Ultra Thin 41 41毫米超薄大师系列腕表 时间宛如第二层肌肤

2013.01.17

  • Master Ultra Thin 41

小时与分钟显示;在蛋壳白或银色太阳饰纹表盘上运行的太妃形指针;超卓可靠的自动上链机芯。
事实上,同时缩减腕表和钟表装置的空间本身便存在很大的矛盾。精工细作是一种制表方式,更是一门艺术,既要把部件减少至最纯粹的功能状态,又要在机芯主板上巧妙地排列各枚零部件,并保留最重要的细节。时光荏苒,腕表的自然美亦随着时针和分针的跳动表露无遗。

技艺与秘诀
十九世纪后期正值技术进步和急速发展的年代,只有少数制表厂对简约主义感兴趣。腕表依然未成气候,妇女亦只是刚刚在漫长的解放道路上起步。直至二十世纪初,生于阿尔萨斯(Alsace)、在巴黎定居的工业家埃德蒙•耶格(Edmond Jaeger)向瑞士制表商提出生产要求,但当时只有雅克-戴维•勒考特(Jacques-David LeCoultre)一人表示兴趣。勒考特在一家公司任职总监,该公司拥有多项非凡技术和尖端设备,并涉猎无数专业范畴。而这位巴黎商人耶格所带来的挑战显然极为艰巨,因为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要打造全球最纤薄的机芯。耶格在巴黎掌管一个专门制作航海天文表的小工坊。然而,这个行业饱受经济危机所影响,竞争非常激烈,所以耶格希望打入具前景的新市场,他尤其重视为艺术家和设计师开拓出全新创作领域的超薄腕表装置制作。而时间亦证明了他的决定是正确的。不过,他的员工习惯了为海军部队制作庞大的航海工具,对超薄机芯可说是一窍不通。这意味着他的计划要取得成功,先决条件便是与钟表匠合作。

十九世纪后期正值技术进步和急速发展的年代,只有少数制表厂对简约主义感兴趣。腕表依然未成气候,妇女亦只是刚刚在漫长的解放道路上起步。直至二十世纪初,生于阿尔萨斯(Alsace)、在巴黎定居的工业家埃德蒙•耶格(Edmond Jaeger)向瑞士制表商提出生产要求,但当时只有雅克-戴维•勒考特(Jacques-David LeCoultre)一人表示兴趣。勒考特在一家公司任职总监,该公司拥有多项非凡技术和尖端设备,并涉猎无数专业范畴。而这位巴黎商人耶格所带来的挑战显然极为艰巨,因为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要打造全球最纤薄的机芯。耶格在巴黎掌管一个专门制作航海天文表的小工坊。然而,这个行业饱受经济危机所影响,竞争非常激烈,所以耶格希望打入具前景的新市场,他尤其重视为艺术家和设计师开拓出全新创作领域的超薄腕表装置制作。而时间亦证明了他的决定是正确的。不过,他的员工习惯了为海军部队制作庞大的航海工具,对超薄机芯可说是一窍不通。这意味着他的计划要取得成功,先决条件便是与钟表匠合作。

1953年,积家“大工坊”呈献仅厚1.64毫米的803型机芯,为超薄腕表的年代揭开序幕。十年后,厚1.85毫米的838型机芯取替了其位置。1976年,编号900的自动机芯开创先河,成为首款搭载全新日期显示的当代超薄机芯,每小时振频高达28,800次,厚度为3.25毫米。其后推出的版本包括898C型机芯,亦即是现在驱动Master Ultra Thin 41 毫米超薄大师系列腕表的型号。

终极制表简约主义
当简约主义成为主导思想时,每个细节都变得异常重要。因此,Master Ultra Thin 41 41毫米超薄大师系列腕表的出现带来了沉默静谧的启示,并通过这件艺术作品体现出最绝对纯净的效果。

Master Ultra Thin 41 41毫米超薄大师系列腕表有两种表款,一是搭载银色太阳饰纹表盘和抛光镀铑时标的精钢款式,另一款则配备蛋壳白表盘和4N镀金嵌块时标。这两款均完美结合了多项制表优点和严谨态度。其中一枚太妃形指针指示小时,另一枚则指示分钟。自动机芯的运作模式隐藏于表盘下方。在12点钟位置,Jaeger-LeCoultre积家标志呈现出二人名字,令人联想到这两位高瞻远瞩之士的互补关系,亦见证了这位巴黎商人和另一位来自汝拉山区的企业家总是乐于接受最大胆的挑战。

配备43小时动力储存、仅厚3.30毫米的Jaeger-LeCoultre积家898C型自动机芯,安装于直径41毫米的纤薄表壳内,厚度只有7.48毫米,精致非凡。
这实是令人梦寐以求的理想腕表。简约庄重的设计升华至艺术层面,既是出色优秀的技术杰作,亦堪为精细美学的巅峰之作。2013年,Jaeger-LeCoultre积家推出Master Ultra Thin 41 毫41毫米超薄大师系列腕表,成就出经典永恒的创作。

探索2013年新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