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

設計

一支鉛筆、一張白紙和積家的哲學理念,傳奇腕錶便在設計師的手下描繪成形。首先是草圖。草圖的首要目的是以線條勾勒構思,顯示某項功能,將全新設計圖像化。草圖詮釋了積家的造型語言。這些非凡設計秉承積家悠久傳統,緊貼時代,面向未來,把握時間的脈搏,融合過去、現在與將來,這便是積家所有錶款的特質。


機芯零件的裝飾

經加工後,需對機芯零件進行手工裝飾,宛如一件藝術珍品。技術上精益求精,外觀上亦需力求完美,因此,錶橋和夾板內側的許多銑削凹槽和退刀槽,無論是否被其他零件遮掩,都均經過仔細裝飾。


寶石鑲嵌

在另一間工作室中進行的是對夾板和錶橋的最後一道加工工序,既複雜又精密——寶石鑲嵌,即嵌入紅寶石軸承。這項工藝自1902年開始採用,紅寶石具備四項功能:將齒輪固定在夾板和錶橋上、減少摩擦、延長零件使用壽命,以及具有存儲潤滑油的作用。


擒縱叉

積家是率先自行生產和組裝擒縱叉的錶廠之一,如今也是少數保有此技術的錶廠之一。此項工藝要求工作細緻,精確無誤。一枚擒縱叉從生產、裝飾到組裝需經過22道工序。


雪花鑲嵌法

積家錶廠的鑲嵌師們發明了一種鑲嵌技術,重現自然之美。在雪花鑲嵌法中,珠寶鑲嵌師憑藉非凡創意和無限靈感,依據腕錶本身形態或鑲嵌圖案,直接在材質上完成裝飾。整個過程不允許出半點差錯。鑲嵌師將一顆顆鑽石並肩排列,並根據鑽石不同直徑,最終將貴金屬完全覆蓋。當寶石緊緊排列在一起,在金屬表面鋪陳展開時,鑲嵌師的構思才會漸漸得以顯露。自由創作更需要靈巧和細緻。除了複雜的工序和漫長的工時,挑選鑽石也需要豐富的專業經驗:即使是直徑最小的鑽石,也必須融入最大膽的設計。


車削

自動車床在各種材質上車削、鑽孔、攻絲,每分鐘轉動達6,000多次。擒縱叉軸或叉頭針等細小部件,則需花費一周時間,使用頂針製作。


琺瑯工藝

這門古老藝術曾失傳近百年。1994年,積家錶廠決心重新揭開神秘工藝的面紗。這項工藝要求琺瑯結合繪畫與冶金技術,因此,積家花費數年時間,才在Reverso翻轉腕錶上首次重現微繪作品,其價值所在,一言記之曰︰耐心。如今,積家錶廠的三位琺瑯師已經掌握了所有傳統技術:大明火琺瑯、內填琺瑯、半透明琺瑯和掐絲琺瑯。他們秉承一貫的求知精神,開發出一種專利工藝,賦予作品超凡的深度:將琺瑯微繪畫略微斜置於光源下,即可看到豐富的色澤變化,展現獨特的視覺效果和令人驚歎的細節。


鏤空工藝

技術、經驗和想像力引領雕刻師實施精度達到百分之一毫米級的工作。為保持部件形態,雕刻師以蠟塊為支撐,並逐一雕刻。首先雕刻細線條,確定雕刻區域。然後,雕刻師繼續雕刻較寬的線條,盡量避免刻得太深,以免穿透金屬。此後,部件交到製錶師手中,進行組裝。組裝完畢後,機芯宛如奢華的鏤空刺繡珍品,精緻細膩,點綴紅寶石與藍鋼螺絲。


珍珠圓點打磨

積家堅信,精美的藝術傑作,從細節便可見一斑,因此將機芯裝飾發揮到極致。細緻的手工製作、珍珠圓點打磨、倒角、拉伸、打磨、磨光和拋光等工序,與最複雜的機械裝置相結合。積家非常了解各種不同的材質(精鋼、白銅、鈦金、鋁),運用頂尖工藝打造傳統裝飾。每個部件都是一項美學挑戰,通過設計、鏤空和裝飾,讓整件作品成為曠世傑作,完美體現複雜功能之美。


組裝

機芯是賦予腕錶生命的部件。在機芯組裝工作坊裡,精湛工藝已在此持續傳承180多年,將毫無生氣的材質喚醒,每一位錶匠都為其注入活力,而機芯的運轉則將製錶大師的印記永久封存。


雕刻工藝

雕刻工具已經有數百年歷史:如今使用的鑿子、剪刀、銼刀和錘子,與埃及人和特洛伊人使用的工具和材質大同小異。鑿子起源於粗刮刀。雕成斜面的鋼剪刀,木柄呈圓形,與手掌完美契合,因為手部力量決定了刀鋒切入材質的深度。為了確保微小細節的完美呈現,追求極致精確,雕刻師需使用各種大小的鑿子。雕刻師親自用砂岩輪、砂輪和油石打磨鑿子。正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只有在無可挑剔的拋光切面上,才能完成陰影區的雕刻。經過多年歷練,雕刻師才能在黃金、精鋼或鉑金上雕刻。首先畫出素描圖,在Reverso翻轉系列腕錶背面直接用刀尖雕出圖案。之後,用鑿子將圖畫按照適當雕刻風格進行仔細加工。在一本古老的雕刻手冊中有這樣一句話:「手到之處,圖案自然呈現,惟有至此,方能盡善盡美。」


拋光

積家錶廠不放過任何肉眼看不到的微小瑕疵,賦予錶殼完美光澤。為滿足這一要求,工坊內光線晦暗,但每個工作臺上則以耀眼的白光照明。拋光應達到積家所要求的完美境界——「鏡面拋光」。Atmos系列空氣鐘便具有此拋光效果,需經磨光、金剛石打磨、拋光、上漆等多道工序。


鑲嵌工藝

傳統鑲嵌工藝可體現鑲嵌師的個性特徵。每一次創作,鑲嵌師都要準確確定寶石的鑲嵌位置和數目,決定圖案設計。鑲嵌師首先鑽出最小的孔,而後鑽出大孔。然後,如同雕塑家一樣反復雕刻材質。雕刻時,需同時擺放支撐寶石的鑲座。在此階段,鑲嵌師擺放寶石,仔細調整,以達到完美、精確的位置。最後,精心加工鑲座,將寶石固定。


切割與軋製

切割機上的銑刀將多餘部分去除,切割出鋸齒、齒輪與小齒輪的完美形狀。積家的優秀品質有賴其制訂的一系列製作工序,並在錶廠多年發展歷程中不斷改進。例如,軋製小齒輪和擺輪軸,以改善腕錶的運行,此項手工工序需要具備高超的技術、靈巧的手藝以及銳利的目光。由於零件尺寸有限,加工面極小,所以是一項極為精密的工作。


模具與機械

模具製作師和機械師根據製作部的設計圖,製造用於生產腕錶的工具。為確保品質,積家自行生產模具。每款全新機芯的生產需要使用60至100種新模具。


錶殼製造

錶殼製造必須絕對精準,需要工匠透過機器完成。他們先對不同材質的零件(鉑金、黃金、精鋼、鈦金等)進行塑模,之後加以車削、銑削和調整。透過鑽孔以及打磨調整形態後,再為完工工序做準備。最後,只有利用靈巧手工藝才能夠去除毛刺,並完成細膩的預先安裝工作。


加熱處理

積家是製錶界極少數擁有真正冶金工作坊的錶廠,能對材質進行加工,獲得必要的使用壽命。積家工藝包括淬火、回火和退火——三項熱處理讓鐘錶零件永保光彩。此工作坊以非常精確的溫度對螺絲進行加熱處理,以獲得理想的藍色調。


錶盤

錶盤是平面圓盤,呈斜面或曲面,透過支腳固定在主機板上。錶盤表面塗有清漆。時間、日期、動力儲存等功能顯示都透過轉印完成,此技術也用於晝/夜和月相顯示等功能。


電鍍

零件需經過電鍍處理才能經久不變,做法是透過電解在精鋼或黃銅零件上覆蓋一層厚度為0.8-1.2微米的鎳金屬。此外,還需於黃銅零件上鍍上一層0.2-0.3微米厚的銠或24K金,由此保護零件免受腐蝕或機械磨損,延長其使用壽命。積家錶廠是少數完全掌握電鍍工藝的錶廠,可採用多種金屬進行電鍍處理,例如銀、鈀、釕以及各種黃金。


錶殼裝配

錶殼裝配必需要在安靜且一塵不染的環境下進行。此工作坊內保持正壓,嚴格禁止任何無關人員進入。將機芯置於錶殼內,小心裝配錶盤和指針,最後將錶殼置於墊上,使用鑷子和螺絲刀完成安裝。完成此步驟後,積家精湛工藝的秘密就此永遠封存於腕錶中。腕錶組裝完畢後,需經過積家針對精密時計產品所設的多重測試和檢驗。


平衡擺輪

平衡擺輪製作包括以下幾個步驟:車削、落料、鑽孔、攻絲、上螺絲、組裝和調整平衡,最後在鐳射室安裝游絲並為游絲上箍。積家全面監控所有零件製作工序。


最後組裝與調校

所謂「最後組裝」就是在昏暗的光線下調校擒縱機構。擒縱機構是一種平均分配平衡擺輪能量的裝置。此工序在投影協助下進行,要求極其精準。根據擒縱輪和平衡擺輪調整擒縱叉,動作必須極其靈巧。在明亮的房間內,進行在機芯上安裝平衡擺輪和擺輪夾板,並將游絲水平地放置在平衡擺輪中央等工序。之後,機芯便開始運轉。這些工序可確保腕錶擁有恒久不變的精準度。


組裝齒輪組

工序包括鉚合、嵌入和平置傳動零件(小齒輪和齒輪)。


機芯製造專家

機芯製造專家是組裝並校準機芯的專業製錶師。完成最終設計圖,並制訂具體生產計畫後,便進入樣本的製作,通常會製作出十多枚樣本。樣本隨後要經過四至十二個月的測試檢驗,經過這個階段,機芯才能開始批量生產。此階段的每一個步驟都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進行極其精細的操作。最複雜的機芯從製作到樣本的最終確認就需要耗費長達兩年的時間。


落料

透過模具精準地對各種材質進行切割、鑽孔、調整、去毛刺和倒角,從而打造擒縱叉、墊圈、齒輪或發條等零件。積家錶廠保存著約6,000件模具。其中一些模具至今仍用於修復舊式錶款。當中以製造Atmos系列空氣鐘零件的衝壓機衝力最為強勁。